求大人……插倪若
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司以扬一脸茫然地看着夏侯空倒酒,心想这没毛病啊,他就喜欢干嫩的奴儿,嫩逼干起来才爽,且嫩奴敏感的身子随便一摸一插,就颤抖尖叫不已,满面羞红,不知多惹人“爱”呢。
  他是个识趣的,既然夏侯兄说不,自有他的道理,自己若是再厚着脸皮追问下去,倒显得急不可耐了。
  所以……这个中缘由,他自己会去探索。
  也许是那天他粗暴地开了何娇娇宫口,玩得有些过了,夏侯兄担心那要送到四王爷床上的女奴被他玩坏,所以才不答应。这段时间他收敛些,过一阵子再问,兴许就成了。
  **********
  调教部的妖女不太跟阶位比自己低的女奴来往,阶位最低的初女也一样,在她们中,有些不敢与浑身散发着妖艳骚气的妖女接触,有些则是看不起那些淫荡的妖女,也极少与妖女往来。
  所以,倪若这批初女到调教部将近一个月后,新初女、旧初女,还有湿女和色们都渐渐有了交集,阶位相同或相近的女奴更是逐渐熟络起来。
  初女们聚在一起,聊的话题开始三句不离上街,尤其是在听其他上过街的女奴说过京城集市的繁荣景象后,这些初来乍到还未曾踏出院门一步的初女们,对上街之事更加向往。
  可她们只知道表现好即可获得上街机会,却不太懂得如何算是表现好了,有些初女甚至已经为此努力讨好教官,却都是徒劳。
  倪若听一位获得教官批准上街的女奴说,每位教官对于女奴表现好坏的标准都不尽相同,只能多下功夫了解自己的教官。伺候教官,服从调教都是最基本的,其余的就看自己领悟了。
  早就想要上街的倪若听了,心不禁一沉,心想糟糕,最近她都不怎么服从夏侯空的调教,他表面上未曾动怒,可内心说不定已经——
  她心知自己迟早是要开口求他的,况且她也早就快被他高超的技巧逼疯了,可就是豁不出那一步,也不知夏侯空是否已对她不抱希望了,所以没有逼迫她……
  **********
  “呃呃……啊……”
  “唧唧……”
  调教房内室,倪若躺在调教椅上,照例被夏侯空用手插着娇穴,男人在这段时间的撩拨中已对她的蜜穴各处了如指掌,有力的长指变着花样玩弄她穴内的敏感处。
  一盏茶的功夫都不到,她已是蜜液横流,黏滑的汁液甚至沿着粉嫩的臀缝滴落到地上。
  “啊啊……”
  “滋滋滋……”
  夏侯空的动作时快时慢,快时直捣得她娇穴难耐地收缩不已,差那么几下就能得到释放时,他又减缓速度,慢条斯理地在她的水穴内抠挖玩弄。
  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夏侯空从那被他插得微肿的粉穴中抽出湿漉漉的手指,倪若则已双眼迷蒙,口干舌燥,嘴里还无意识地呻吟着,“唔……”
  今日她又扛过来了。
  夏侯空见她这样了还不开口,决定今天暂且到此为止,走到一旁净手。
  今日这就结束了吗?倪若扭头看他离去的背影,她还想再过一会儿就开口呢!他都结束了,这时候还开口求他,岂不是太羞耻了?可为了能尽早化解两人间的僵局,果然还是……
  夏侯空用帕子擦手时,听见身后传来倪若犹豫的声音,“大人……”
  擦手的动作一顿,夏侯空微微侧头。
  倪若躺在调教椅上,方才拨弄时被他掀起的调教服还搭在她脖颈前,她雪白漂亮的双乳上,被他揉捏过的红痕还尤为清晰。
  “求大人……插倪若……”
  少女娇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意,精致的小脸面向别处,脸上满是羞怯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夏侯空略感意外地看向她。今日他不过是换了个吊她胃口的法子,又将撩拨时间延长,就扛不住了?
  话说回来,能扛这么些天,也实属不易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