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见夏侯空

  “我呸。”何娇娇无论如何也不愿输了气势,就是不回答凤娘的问题。
  “哟,还真是个欠调教的。”凤娘也不怒,只是并拢了两指,驾轻就熟地用力捅进何娇娇体内。
  “啊——!”
  何娇娇惨叫一声,干涩的甬道硬生生被挤入两根手指,毫不留情地旋转勾挖,指节用力屈起扩张,指甲刮着内壁,好像连肉都要被剜去一般。
  何娇娇疼得疯狂扭臀,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那嵌在体内的“刑具”,汗水和泪水沾湿了脸颊,口中尖锐的惨叫听得其他少女心惊胆战。
  “怎么样?说还是不说?”凤娘居高临下地瞥了脸色惨白的何娇娇一眼。
  “说……说……”何娇娇喘着粗气,心有不甘,却又别无他法。
  “几岁失的贞?”
  “十四岁……”
  “和谁?”
  “世交家的大公子。”
  “还有别的男人吗?”
  “没有了。”
  “你们经常干那事么?”
  “……寻了机会……便会去客栈……”
  “嗯~”凤娘这才满意地轻哼,但两根手指仍埋在何娇娇红肿的穴内继续肆意亵玩,直到把刚才被倪若勾起的欲火发泄了大半,才抽出手指。
  手指上面已然沾了不少血丝。
  凤娘在小水盆里净手,那些血丝就如红墨汁般在水中荡漾开来。
  验完所有处女,凤娘让女官们把她们带下去净身。
  去净身房途中,倪若她们经过了一间间房门紧闭的房间,听见了各种女人或痛苦或欢愉的呻吟,和男人偶尔的说话声。
  明天这个时候在房间里呻吟的,就会是她们了么?
  ************
  夏侯府。
  一身黑袍的夏侯空正在书房写字,凤娘被婢女带入书房后,就直接跪在了花纹繁复的地毯上,对他行跪拜礼,“夏侯——”
  “何事。”夏侯空无暇听那些行礼的废话,继续书写一个个整齐如印刷体般的字。
  “回春阁,今日又新来了一批雏儿。”凤娘低着头,毕恭毕敬地回答。
  夏侯空并未出声,也未看她一眼,手中写字的动作更未曾停顿。
  知道自己又废话了,凤娘直奔主题,“这一批雏儿中,有一个叫倪若的,实乃天生尤物。”
  四周安静了片刻,只听见夏侯空低沉又满不在乎的声音,“本王已隐退数载。”
  “小的知道,只是这倪若……小的从未见过如此尤物。”凤娘耐心地继续道来,似是极有把握,能劝动夏侯空。
  从未见过?
  凤娘在回春阁当了近二十年的差,什么样的尤物没见过?
  “何出此言?”夏侯空难得产生了好奇,但依旧执笔写字,问得漫不经心。
  “比白子萱更甚的人间尤物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简单一句话,却令男人执笔的手一顿,墨迹在笔尖停顿的地方快速扩散开来,形成一个大黑点。
  夏侯空终于抬眸,望向凤娘的眼神里承载了太多的情绪,那不是对凤娘的情绪,而是透过凤娘,看到了往事,将来,有仇恨,有期望,有坚决,有迷惘……
  终归,一室寂静。
  ***********
  次日。
  倪若独自在一间调教房里,光裸着身子,被和验身时一样的姿势固定在调教椅上,不知道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什么。
  蓦地,房门被推开,有人走到她身边,倪若转眼一看,不由得屏息。
  她看到了一位,如画中走出来的——
  美男子。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  下章预告:破处仪式
  PS:本粉的另一本书,民国纯爱甜肉文《少将,轻一点》也正持续更新中,直通车链接就在回春阁这本的简介尾部,欢迎大家前去支持,顺便求珍珠收藏和评论呀!
  PPS:感谢“豆丁”和“花丛一点”的珍珠,爱你们  mua~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